bet36体育官网

设为主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投稿信箱        
 
 
menub
   
 
最近更新
班级之窗
校友报刊
题词贺信
编读互动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江苏省南通中学>> 通中人>> 师者风范>> 难忘师恩
淡雅沉静的李楠老师 (吾爱吾师·六)
添加日期:2019年04月06日 作者:1975届高中校友陈艺鸣 来源:校友来稿 点击数: 繁體中文

吾爱吾师(六)

淡雅沉静的李楠老师

陈 艺 鸣

(李楠老师)

? ?李楠老师,60年代“文革”前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物理系。该系是中科大成立之初,由钱学森、郭永怀、柳大纲等著名科学家亲自创办,旨在培养兼有化学和物理两方面知识结构的复合型人才,以适应我国发展国防工业等重要领域尖端科学技术顶尖人才的需求。毕业不久,“文革”降临,辗转来到通中,成了我们的高中数学老师。虽说是大材小用,但李老师以其非专业方向教学仍然得心应手的功力,无可置疑地展示了作为复合型人才淳厚高深的素养。当时的数学课教学过程,一般是:以公理证明定理,以定理推导公式,再用例题演绎公式、解析法则、示范格式、实际应用,最后布置练习熟悉掌握及拓展。可惜的是,对受到“读书无用论”毒害的我们这代人来说,严谨的抽象思维训练被视为枯燥乏味,学习困难很大。在如此的教学环境中,李老师却能条分缕析,鞭辟入里,深入浅出,激发和调动同学的学习兴趣和热情。看着李老师穿着中式服装,戴着淡色透明镜框圆形眼镜,全身上下透露着东方儒雅气质,举重若轻地讲解着源于西方的欧几里得几何学,真有中西合璧的感觉。
? ?转眼二十多年过去。90年代的一天,有事随朋友去了南通教育学院,路遇时任教院教务处主任的李楠老师。这么些年的容貌变化,尤其是摘掉了眼镜,我居然没有立刻认出他来。但是李老师那熟悉的声音,却一下子唤醒了我来自通中教室久违了的亲切回忆,抑制不住激动:“是李老师吗?”“我是李楠,”李老师平静地回答,接着反问:“陈艺鸣,你怎么也当了教师?”我心有所触,连忙说;“惭愧惭愧!”
? ?面对李楠老师,我理应感到惭愧。或许,在李老师看来,我当时的表现是矛盾的:一方面,貌似喜欢数学,貌似勤学好问,常向老师请教问题;另一方面,又不知天高地厚,会提些无知无识并且无良的“意见”。那时候,在初中和高中几位老师的影响下,对数学产生了兴趣,搜罗购买了一些“文革”前出版的中学数学课外读物,如《待定系数法》、《圆的二次方程》、《你会不会三等分一角?》、《一笔画和邮递路线问题》等书,还借到了诸如《高考数学题汇集》等辅导资料。

遇上难题,百思不得其解,就求教于老师。例如,我曾做过类似这样的二元一次方程题:“一个两位数的十位数字与个位数字之和是7,如果这个两位数加上45,恰巧等于原数的个位数字与十位数字对调后所得的两位数,求原来的两位数”(原题记不清了)。这类题目在今天看来不难,但在当时却是第一次接触,根本摸不着解题思路。于是,课间我请教了李老师。李老师看了之后说:“课后到办公室来吧。”在那里,李老师边讲解,边用铅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一连串的等式,我看懂了,以为这样就可以了。李老师却提醒道:“这道题原则上就这么解,做起来,还要严谨细致得多。”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同时也明白了,这类题目其实并不复杂,而我却晕了,可见自己并无数学天赋。(果然,1977年参加高考,报了文科,数学只考了66分。)本来,就这么跟李老师好好地学下去,即使没啥天赋,数学能力也会慢慢有所提高,我却鬼迷心窍犯了混。当时我在新华书店买了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出版的《优选法及其应用》,书中有些内容读后很受启发,例如“对判断的因素先做两个试验(一般可选0.618和0.382两点),如果这两点的效果比较显著。则为主要矛盾;如果这两点效果差别不大,则在(0.382—0.618)、(0—0.382)和(0.618—1)三段的中点分别再做一次试验,如果仍然差别不大,则此因素为非主要矛盾。可将该因素固定在0.382—0.618间的任一点”,觉得这才是真正的有用的数学,既通俗易懂,又可用于生产实际,为什么课堂上不教呢?加之正好有些同学反映数学难学,我就借此以班上部分同学的名义,找李老师提意见,认为课上所讲的内容太深太难,用不上,可以不讲或少讲,应该讲些在“三大实践”中有用的数学知识。——现在回想起来,我这个“意见”是非常无理并且无礼的,理所应当引起李老师和其他数学老师的生气甚至气愤。然而,李老师很克制,只是淡定地点点头,并未说什么。事后,李老师对我、对课堂教学,依然如故,没受任何影响,没有任何改变,还是那么谆谆教诲、循循善诱。可对我来说,这却是一辈子想起来都会脸红的错误。我欠李老师一个道歉。
? ?虽然平时文质彬彬,不苟言笑,但李老师平易近人,幽默风趣,有很强的亲和力。某次学校开运动会,恰遇风沙天气,操场上尘土飞扬,老师和同学个个眯缝着眼,难以视物,莫说比赛了。唯带队的李老师,因眼镜遮风而依然目光炯炯。我们羡慕嫉妒恨,夸李老师,多亏生了一副近视眼,可以戴眼镜,百毒不侵。李老师微微一笑,说:“确实是这样,但是,一旦灰尘沙粒进去了,那可就只能直奔主题,躲也没处躲啦。”大家都乐了。又一次,我们到孩儿巷市食品厂“学工”,也是李老师带队。我们这几组的任务是用糖纸手工包糖果。虽然机器包起来要快些,但有一定的破损率,而且不美观,所以厂里还是希望我们用手包。平时厂里人手不够,只好依赖机器,现在来了这么多学生,当然要充分发挥作用啦。这项任务没有技术含量,熟能生巧,越包越快。李老师和我们坐在操作台前一块包,不一会儿就成了“熟练工”,速度不比最快的同学慢。这道工序有一个细节,就是事先要把原先用蜡封包的糖纸分开,否则,每封糖纸犹如一方大块冰冻老豆腐,硬邦邦,棱角分明,杀伤力不亚于砖头。看见同学之间相互抛掷传递糖纸,李老师提高声音发出警告:“不要这么扔来扔去,当心真地让糖纸打破头啊!”大家一楞,恍然大悟,哈哈大笑,不再扔砖头似地扔糖纸了。
? ?2015年深秋,高中毕业四十年后,班上同学集会欢聚,邀请了曹子能、石济东和李楠三位老师参加。当年的团支书吴卫星开车去接,我亦随车同行,把三位老师接到会场。这次见到李老师,距上回邂逅于教育学院,又过了十几年,李老师已退休多年,当时在市老年大学任信息技术系系主任。

(2015年通中75届高中(10班)毕业40周年师生聚会合影,前排右为李楠老师,
中为曹子能老师,左为石济东老师。)

看上去,李老师还是那样,精神矍铄,静如秋水,淡若秋菊。
?

[打印] [关闭窗口]
上一篇:温文尔雅的唐再兴老师(吾爱吾师·五)[ 04-02 ]
下一篇:没有了!
lmleftbottomlmrightbottom
bottomb
©2012-2013 江苏省南通中学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中学堂街9号 电话:0513-85119611
邮编:226001 Email:ntzxtzrbjb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