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体育官网

设为主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投稿信箱        
 
 
menub
   
 
最近更新
班级之窗
校友报刊
题词贺信
编读互动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江苏省南通中学>> 通中人>> 师者风范>> 难忘师恩
通中,我深爱的学堂和老师
添加日期:2019年04月10日 作者:1975届高中校友颜怀淮 来源:本站记者 点击数: 繁體中文

通中,我深爱的学堂和老师

颜怀淮


(颜怀淮)

? 中学堂街8号的东边紧挨着南通中学。在我小的时候,除了天宁寺,通中是我去得最多的地方。

? 通中的全名称作为“江苏省南通中学”,是由清末状元,实业家和教育家张謇先生于1909年亲手创办的,是南通第一所推行新式教学的中学堂,也是后来江苏省首批省属重点中学之一。

? 感知通中,我大约是在小学一、二 年级的时候,8号的小伙伴们将通中的荷花池当作了他们自己的儿童乐园。而我真正由理科转为“喜欢”上文科,也就是在“文革”中我还是小学五年级时,偷着溜进通中的图书馆“狂翻乱看”的那一刻开始的。

? 其实我上中学最初并不是分配在通中。当初也是冲着“进了通中的门,就是大学的人”这一句南通人的“俗约共定”,在初一开学的前几天才设法转去了通中。在通中我一共待了四年半的时间,其中初中两年半,高中两年。初中多出的半年是因为那时寒暑假招生工作的转换所造成的。

??与幼儿园和小学一样,我们现在回忆起当时在通中校园的生活,必定少不了要想起那些可敬可爱的老师们了。当然了,也还一定会想起一些不那么讨人喜欢的先生呢。写老师难,写那时教我们的通中老师则更难了。因为我们在通中上学之初,正是处于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的“动乱”时期, 各学期有二分之一的时间我们都用于了“学工”、“学农”、“学军”,以及那些莫名其妙的“大批判”活动。那个时候,“老师不敢教,学生不愿学”、“教的怕学的”似乎已经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了。有一个场景我是永生不会忘记的: 刚在半个小时前, 顾昌祖、刘石生等一批老教师还在接受批斗 , 半小时后刘老师就又给我们上起了化学课。好在那时上学的中期有了一段所谓的“复课闹革命”,还有后期的“拨乱反正”,我在通中终究还算是“正规”地上了一点学,学到了一些中学的东西了。

? 我至今都认为,“文革”时期再怎么乱,但通中一贯形成的良好的学习方式没有变,通中大部分老师的敬业态度没有变,通中善教尚学的氛围没有变。直到现在还都是这样,在通中,始终强调地是“重视课堂45分钟”、“重在自学”的学习方式。学校安排大量的自习课程,老师一般不在教室坐班,学生有什么学习问题就到老师的办公室去 …… 我在通中养成的这种“自学”习惯,为我后来在参加全国高考前,能在短时间内学完整整十六大本的《中学数、理、化自学教材》 以及张道真整套的英语教材……提供了非常便利有效的基础条件 。

??说起我们那时的通中老师,大致有这么几个特点: 一是来源复杂;二是调动频繁;三是水平参差不齐。所谓来源复杂,就是说老师的队伍中有不少是“工宣队”队员级的,还有就是外头临时抽调来的不是老师的老师。调动频繁,是指老师和班级的安排没有相对的固定调式,老师今天教这个班,明天就说不定教另外的班了,有的甚至是调出了学校。学生今天在这个班好好的,明天就会拆了到别的班去了。例如我们的高一(10)和(11)班,当年大家学得好好的,师生关系也处得蛮好的,忽然间就在第二学期的中段给拆散了。水平参差不齐那就不用说了,专家级的老师与新来当老师的教学水平当然是不好同等相比的。

? ?对于那时教过我们的通中老师,到现在我仍然还能记住不少。例如,有老辣扎实的化学老师刘石生、顾昌祖老先生;有我最喜欢听他们讲课的语文老师王邵华、严迪昌先生;有既严厉又慈惠,既教我们数学又当我们班主任的保韵琴老师;有我那时被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物理老师蔡作新、曹子能先生;有被我们在暗地里当作大姐、教政治的美女班主任张美玲老师;有发音不准、讲课时吐沫飞扬,但人心地善良、教我们英语的班主任张捷老师;有教过我们数学并当过我们的班主任的工宣队队员周美玲老师;有不怕晒、声音宏亮的教我们体育的邹玉兰老师;有一向胆小、胖呼呼笑嘻嘻的语文老师、副班主任史永锦老师;有教我们体育的工人老师刘德海先生;有平时不声不响,但画画、写字水平十分了得的美术老师袁成先生;有沥心培养出后来的歌唱家杨丽娟校友的音乐老师邱轶先生;有教学水平挺不错的数学老师李楠先生; 有体育教学成绩不错的老师戴德珩先生 ;还有崔友清老师等等等等……

? ?在通中的四年半的时间里,虽然我们由于受时代背景的限制,学习的初高中的基础知识不多、也不正规,但我们依然能够从那些老师的身上,体会出如何做人、做一个好人的基本道理。初高中时,我是通中“大批判”组的成员之一,当时我们负责出学校的“大批判专栏”和黑板报。小组组长徐艺一学长经常暗暗地嘱咐我们要学会独立思考, 批判专栏的内容不要冒尖,对事不对人……所以,那时我们通中的专栏、黑板报的画面尽管外表看上去都十分震撼,但实质的内容都不具体针对那一位老师。我们出的板报、专栏知识性突出,版面设计大气漂亮,经常会有外校师生前来观摩。
??????
? ?在通中,高一时的班主任张美玲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。张老师在我们初二的末学期就教我们的政治课程,高一当了我们班的班主任仍然是教政治。要知道,那时候教政治其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 本身枯燥无味不说,关键是还不能说错话。张老师想方设法将拗口的政治理论术语“平民化”,深入浅出地给我们讲解哲学、政治经济学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。上课时她经常要与随便说话的同学比嗓门,久而久之,她的嗓子就逐渐、逐渐地变得沙哑了。张老师做班主任工作也不容易,她那个时候很年轻,班上的同学有城里的,也有郊区农村的。要知道,“文革”时期老师们大多是不敢过多地与学生紧密接触的。但张老师不同,她一有时间就“泡”在班里 ,经常还对有特殊问题的同学展开家访。张老师竟敢在那个时候就能打破学生中的男女界限,组成学习帮扶小组,张老师还亲自带着同学们去工厂学工。高一下学期中段,当同学们获知学校将拆掉我们11班消息时,不少同学都流下了依依不舍的眼泪。

? ?通中给我的是成长转型的历练过程。通中那时的老师现在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们了。我想念我的通中,更想念那时教我们、爱我们的通中老师们……

(作者颜怀淮系本站特聘记者)

[打印] [关闭窗口]
上一篇:老当益壮的顾昌祖老师(吾爱吾师·七)[ 04-09 ]
下一篇:没有了!
lmleftbottomlmrightbottom
bottomb
©2012-2013 江苏省南通中学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中学堂街9号 电话:0513-85119611
邮编:226001 Email:ntzxtzrbjb@163.com